來自星空的絮語:

再準確的訊息,只要經由之管道理解、翻譯而出,至少一半虛,一半實。
更遑論角度相異的人,話語文字即出現多種含意。
謹慎你的思考,寬容別人的解讀。
這世界繽紛多元,需要客觀中立的平衡。

2019年5月23日 星期四

泥巴堆中的地球人


0523

小湛這幾天在住家附近晃來晃去,差不多就是去超商拿包裹或者寄物,然後走去圖書館還書,去文具店逛逛,出門倒回收,丟垃圾,很一般的日常行程。
 
  不過我邊走邊覺得奇怪,覺得氛圍挺混濁的,之前好像沒這樣?去香港前沒有覺察,但是這幾天格外明顯,但是整體上又不覺得是突然變髒的......?大概就像是肉眼視覺上有霾害那種感覺吧。 
 
  團隊這時候說話:"因為你這幾天更新的很驚人,變得更敏感,所以以前覺得還好的部分,都可以感覺到更細緻的、需要改進的方向。"
 
  我聽了很吃驚,直覺想到,連我這樣的屁屁(嗯?)都覺得生活氛圍濛濛霧霧的,那全靈魂層次的指導靈大家,不就會覺得地球簡直火葬場(?)似的可怕!
 

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

【回溯】巴西土著

0519-1
去商場前,靈魂家人教導我收光

這段回溯是參加LCT - Life Centered Therapy 四月第二階段課程時處理到的。我從來沒有意識到這個前世的存在,只是我開始規劃、確定真的要在五月去香港教課程時,我非常地焦慮難安,隱約覺察到我不想離開台灣,我覺得我離開台灣就會死掉(?),這真是太荒謬了。事實上我過去有去過馬來西亞與德國和緬甸,當時都是跟親友、跟公司還有跟團,這次我幾乎沒有即將出國的期待,只是腦中充滿了非理性的:「我要死了,我一個人出去就會死掉,我完蛋了!」的糟糕感覺。

  只是三月貓咪去世後我的情緒非常混亂,以至於出國前的憂慮顯得微不足道,或者說全部都混成一團:包括連續這幾天發表的前世記憶,身為未出世的嬰兒,或者是被獻祭的孕婦,還有其他還沒寫出來的前世記憶,一大堆感覺都打結了,我簡直放癱了,算了就這樣吧,只能努力回到當下過好每一天,不然我也不知道該從何整理起。
 
  這次練習是和學姊練習的,我是個案。


  處理這個傷痛的前一天晚上我開始不舒服,覺得自己好像被捆住,在搖晃無邊的床艙順著浪潮滾過來翻過去;頭暈,想吐,挨餓的虛弱還有離別的恐慌。不過那時候我也只能努力地深呼吸摸著心輪說:睡吧,好好地睡覺,明天上課後我們再來處理這個前世,這輩子的我很安全,我躺在柔軟的床上,我沒有事……

食物氣場的顏色


香蕉的氣場很好!

  因為能夠看到氣場,所以到生鮮食品區的時候,趁著家人去挑肉品,我就會跑到水果攤和有機農產品區避難去。

  香港的蔬菜真的很少,覺得在台灣出生真幸福!

肉品都是死掉的生物,是灰色的(擺太久不新鮮)或黑色的氣場(越新鮮反而越黑),就是死亡的味道。如果覺得很抽象可以想像殯儀館那樣的氣氛,我當然要逃啊!不過肉本來就是吃死掉的,所以我就繼續吃素了(看得太清楚的後遺症)。冰鮮的肉或者海鮮一樣都是黑的,不會冰到一半又有生命了!黑色的氣與其說要花多少時間代謝掉,不如說通常容易成為煩躁不安的情緒。

2019年5月18日 星期六

花錢買心安買依賴

518-1
有種商店開幕放彩球的感覺


  我最怕遇到網友興致高昂地拿個東西跑來(拍照)問我說:「小湛小湛!你看我買了這個五行運轉龍神保佑/高頻符號/高僧加持/(請自行填空各種商業噱頭)的商品,花了我XXXXX錢買來的!能量很棒對吧!」
 
  我沒辦法摸著良心騙人,但是看對方這麼期待的臉我也很不想壞人美夢,尤其付出驚人的鉅款之後勢必需要一點安慰劑。這時候我也只能面帶微笑說:「你喜歡就有用。」
 
  現實是很殘酷的。我看不到能量就是看不到啊。一堆人拿能量商品給我看,還不如路邊的石頭有能量。
 
  話說,這商家賣的東西就算有能量吧,也不是你的身體有能量啊,你拿著還是無法吸收啊,身體/運勢還是照樣有問題。只是花錢買心安買依賴根本改不了人生。與其拿這麼大筆錢買這些鬼玩意兒,不如存下來當個旅遊基金,快樂的玩幾天留下美好的回憶更好!


518-2

2019年5月17日 星期五

母女

  這輩子的媽是個很容易焦慮的人,很在意他人的眼光,所以從小都一直教導我要討人喜歡,要讓步,要讓別人喜歡我,讓我壓力很大到不敢對不公平的事件說不,因為我媽會強調,偶爾退一下又沒關係,吃虧就是吃補,別人高興了就會喜歡我,以至於我有很長的職場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刻意欺負我的同事與上司。

  後來真的是被現實狀況磨到爆炸了,意識到只有我才能保護我自己,我需要挺身而出,生氣並不可恥,要堅定腳跟......說我自私小氣又如何?真正待我好的人會看到我的委屈,而不會因為我不從就給我扣帽子。
 
  這次去香港開課也是,我媽那幾天都在問說上課了嗎?大家喜歡你嗎?諸如此類的話。
 
  在旅館看到她重複這那緊箍的話語,我的壓抑與憤怒又冒上來了。
 
  還好我現在能辨別了,想討好他人是她的恐懼,與我無關。我也不需要正面頂撞,就四兩撥千金帶過。球丟給我,我也是可以選擇不接的。其實她也有可憐與孤寂的那面,看到媽媽的脆弱,也就沒氣她讓我度過一段艱難的時段了。
 
  她用她的方式愛我,而我也可以用我的方式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