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星空的絮語:

再準確的訊息,只要經由之管道理解、翻譯而出,至少一半虛,一半實。
更遑論角度相異的人,話語文字即出現多種含意。
謹慎你的思考,寬容別人的解讀。
這世界繽紛多元,需要客觀中立的平衡。

2019年9月11日 星期三

想續前緣

  前幾天小湛抱著米粒貓蹭蹭,因為會邊摸邊編唱貓貓歌(米粒米粒乖~♪ ←這種),結果很突兀的,我看著米粒卻叫「杜可」。
 
  我大愣,剛領養米粒還不習慣的時候我確實差點叫錯,可是現在已經很習慣活蹦亂跳的米粒,我的狀態也還好沒有特別想起杜可,叫錯第三次的時候我想,好像那兒不對勁?
 
  於是我打開天線看一下,哦果然,杜可的本靈來了欸。祂早就跟杜可貓的部分整合了,看起來就是個閃亮的大叔,一點都沒貓樣。雖然我的頭腦層次沒有意識到祂來了,但是我的身體能量場還是認識祂。我向祂說哈囉好久不見,杜可的本靈卻一臉欽羨地看著我摟著米粒,問:"嘿,假如有機會我再當貓貓陪妳好不好?"
 
  "不要。"我斷然說。

  我也知道杜可的靈魂過去超愛Mulo想盡辦法產生緣分黏上來,佔有慾超強,雖然杜可貓貓過世時我真的很難過,但我也真怕牠當時執著強烈到不肯死,結果變成行屍走肉的殭屍貓模樣,真是太糟糕了,根本帶給我二度創傷。
 
  杜可的本靈很扼腕我如此堅決,我擺明說:"我只是很愛貓與毛茸茸的萌臉,不是非祢不可。祢也別浪費時間當貓。祢還有和別人一堆的緣分與業要處理,我們有互動過就好了。曾經在一起十年多也夠了。"
 
  祂看起來很不甘心想繼續盧,我就關天線了懶得回應,直接請長老幫忙處理,而杜可本靈見到長老出現趕快溜免得被塞功課,Mulo則從頭到尾都在忙沒出面(←明明就是這個傢伙常常吸引奇怪的靈魂又安排奇怪的緣分)。
 
  我覺得不管是人是靈,管何方宇宙境界東西南北維度高低的,都有太多厚臉皮的傢伙。人類生活可不容易,能盡量簡單就簡單,為了避免給自己惹麻煩,真的要練習堅決地說「不」,不能因為對方等級很高、看起來很好或者怎樣就妥協,要堅定鞏固自我的權益。
 
  何況閃亮亮的高靈看太多會免疫,是大叔臉真不會想多談,還是貓貓的臉比較讓人無法招架,貓比高靈可愛多了。(欸)
  

2019年9月9日 星期一

對嬰孩的惡意,嬰兒時期的記憶

  小湛周末三天的整天都在上TAT(Tapas Acupressure Technique)童年逆境工作坊,由創辦者 Tapas親自來談現場翻譯,我有幸也獲得現場個案的機會,處理到小時候跟家庭的關係。然後我忍不住想牢騷一下,不管是上LCT還是其他整理自己的課程,前一晚都會夢到關鍵的情境與畫面(當然是很厭煩、不舒服與不喜歡的夢境),隔天我就會到台上當示範了。

  Tapas老師很親切,後來私下我跟她談了許多她能量的狀態,跟她解釋她身上能量運作的過程以及該如何淨化(因人而異),Mulo也有透過我傳話,這真是很奇特的經驗。我覺得這部分可以另外開一篇討論能量管道的各種狀態與特質。

  之前我在台灣就有給朋友以及其他老師使用TAT來引導釋放壓力,不過該怎麼說?即使引導詞相差無多,但是每個使用者的個性特質、語調,都會帶來截然不同的狀況。 紀錄:TAT療法(Tapas Acupressure Technique)

  小湛個人的靈視頻道比較針對靈界的純能量流動,如果是比較經絡方面的細胞之間的能量傳導,我就得格外切換頻道(很少使用與觀察)來看。

  我覺得物質界這個載體本身就較為沉重封閉,能量也更顯得隱晦緩慢,我通常不太習慣轉到物質頻道觀察能量的流動,因為能量會變得更為黯淡而且閃爍不定(健康不佳、病況、晚睡、缺乏運動都會造成觀察屏障,甚至沉重的氣場都會漫過來)。如果可以選擇我當然會選擇看玻璃缸似的靈界頻道,景象透徹快速又條理分明,物質界的簡直就像是路邊水溝得自己拉開蓋子仔細看充滿穢物的水溝,真的差很多。

  老實說我剛開始使用TAT的手勢,心中也充滿存疑,因為我沒有看到能量的運轉呢?這真的有效嗎?隔了好久Mulo才提醒小湛要轉一下頻道開關,不然我根本沒辦法切中焦點。總之,整體上是比較偏按壓穴道與經絡的部分來刺激大腦釋放壓力,搭配引導詞讓大腦與身體細胞從受創的過往,回到當下時刻。

  環境的壓力常常會引發生存焦慮,又儲藏在爬蟲腦(原始腦)(出現在更古老的脊椎動物共祖身上)的部分,就會透過手勢刺激前後腦的連結。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搜尋爬蟲腦關鍵字,瞭解一下人體結構。

  這篇文章不是談我上課當個案的部分,而是下課後我迫不及待地套用在生活上很多地方。我很容易會被身體勾起的記憶出現鮮明的影像,無論前世今生的部分,情緒很快就會跌進去到很難抽離,甚至分心渙散到沒辦法跟著引導流程走。而Tapas老師談到如果有這個狀態,要想像把這些影像與故事等等全部打包封在箱子裡,然後對著箱子做引導詞,總之就是保持一段距離:我大概知道我是對某些議題做處置,可是我也有權利不必靠太近。這部份幫我很多。 

2019年9月5日 星期四

重新建立各種層次感情的連結

  這期整理到很深的不安全感。大概是上個月小湛在安撫前世的焦慮時,因為受過酷刑渴求死亡的意願太強烈而且太內縮了,這份焦灼怎麼勸都無法返回當下,我只好請源頭爸爸光燦帶給我安全感,這通常很管用,爸爸一抱,所有的憂心全都化作雲煙。

  但是這回卻遇到截然不同的狀況——這份傷碰到爸爸更無法信任,祂哭著說:"我沒辦法再相信任何存在了,這世界不存在這麼溫暖寬容的力量,我無法接受。"
 
  我也好心疼,此時其他層次的眾生給我提示,要小湛我沉下內心深處,回到Mulo裡面、回到真誠裡面,重新牽繫起和光燦爸爸的親密感,如此一來就能回頭安撫人類世的波滔洶湧。

  我依著指示穩住自己,往下找呀找的,但是黑暗中空無一物。我突然間醒悟:我從來沒有跟源頭爸爸有過親密的互動!各種層次的我悲從中來大哭,我想起來了,離開爸爸創造的《淨弘光源》世界,我才出生沒多久。

  我也沒有朋友,因為我只想依偎著美麗強盛的光燦爸爸,但是爸爸覺得祂花了太多的時間孵育我(就像裝在袋鼠囊中的育養期),當我能夠獨立在外時,爸爸立刻轉換能量成為工作模式,祂很喜歡照顧大家,而來自四面八方的世界有各式各樣的問題,像是某些世界正在凋零,光燦爸爸會提供知識與能量上的支援,爸爸覺得我的親密感不重要,因為我還有兩個哥哥和姊姊,我可以和手足玩。(以下談的「我」都是小湛和M、真誠的整體意識
 

2019年9月4日 星期三

《星界守護祝福》:來自「瑩逸星族」、「瑰毅志星」的故事

「瑩逸星族」、「瑰毅志星」
無論故事多長多複雜,故鄉圖畫只有一張,會把來自各方的資源整理為一張圖畫

今年小湛花了蠻多時間整理這輩子的童年創傷,偶爾會跑出一些前世和印記處理,加上有自學LCT釋放壓力,又額外排了時間跟同學練習,以及讀相關的心理書籍更認識自己的狀態,結果不免縮限了寫星界文的時間,真是不好意思。

  去年10月開辦的抽籤本來預計今年6月開,不得已延到9月,目前正在進行中:《2019《星界守護祝福》抽籤報名表》,10/1結束抽籤,10/3號公布新入選的五位勇者。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填單報名搶機會喔~
 


2019年9月1日 星期日

Mulo的地球創傷處理歷程

  至今看過的前世回溯催眠書都說,靈魂在地球投生前都有靈魂家族可以討論,甚至很多前世今世的靈魂家族都是現在的家庭成員。但是無論小湛我自問,或者直接問Mulo,都覺得我沒有所謂的靈魂家族。
 
   Mulo是這樣解釋的:"那些書裡談的「靈魂家族」其實是一種粗略的分類,性質或者興趣相投的靈魂很自然地就聚集在一起討論該如何在地球體驗,祂們大多數都是來自宇宙四面八方,先在靈魂大廳認識各種靈魂,就像大學社團可以選自己喜歡的團體加入,當然也可以跳到別的團體合作,不過大部分都是和先認識的靈魂相處在一起,接著持續在地球人生上保持緣分了。也有的是本來就在星際認識一起下來,但是不等於會加入同個社團,畢竟大家都會有自己的興趣和規劃,非常彈性。"

  那為什麼我會沒有地球上的靈魂家族相互支持?其實有一層面的小湛也覺得很孤單,我好像無論在哪個層次都自己一個單獨行動。
 
  Mulo嘆氣說:

  "其實有過。在地球前兩個文明時我還有餘力去照顧很多團體,像是學生會長引導大家怎麼認識地球環境,怎麼透過團結的力量讓社團成長找到各自的地球成長目標。是到了第三期文明環境變得更嚴峻了,有太多外星文明介入,甚至傳授了不少危險性的武器來佔領與劃分疆界,而鎮壓與反抗活動也變得頻繁。也能說那個時期是地球的維度無法支撐眾生強烈的情緒,於是維度的網格逐漸被破壞,生命體的載體越來越沉重(必須適應環境的變化)各種層次的地球生態包括生靈的感知都受到巨大的挑戰,當時我分身成36個存有,無論在輪迴圈,靈魂大廳,或者星球顧問的角度分開工作。我保持這種分散狀態至少人類年40、50萬年了吧。"